庆尚道男孩指定母亲

讲话好累

坏蛋对决 #汽水line

大概是一个一群小男孩儿比赛谁更社会(不不不)的故事,总之是没什么意思并伴随严重ooc的彩虹屁


我有点难过呢,志训哥。
两个人挤在狭小的空间,朴志训鼻腔里除了储藏室潮湿的霉味儿,就只剩下男孩子身上散发热量的味道。赖冠霖的一滴汗顺着削尖的下巴滴下来,落在衣服上消失不见了,唯一证明它曾经存在的是衣服上稍微比其他地方更深一点的颜色,但是过不了多久这块儿汗液滴落留下的污渍也会蒸发,颜色变浅,最后消失不见。就像他和朴志训。三分钟后从这个屋子里走出去,他们就会变成甚至连同一个小组都没被分到过的一起参加生存赛的同仁。这样的关系脆弱不堪。赖冠霖想到这里哼哼的笑出来了,牵动两下嘴角,连牙齿也没露出来。但是朴志训仍然觉得他被这个不及格的微笑晃得头晕眼花。到底是谁该难过啊?赖冠霖你这个混蛋。

你怎么了?
朴志训一边发问一边用手掌拨开赖冠霖湿哒哒的刘海,眼睛瞪的圆圆的。
你看,朴志训就是这样一个虚伪的人。你又没办法为我解决问题,还问我怎么了。可我明知道你不会帮我解决问题,还是固执的对你发牢骚。我都原谅你了,你也别怪罪我吧。他明知道对方是在耍小手段,还是装的很耐心。至少赖冠霖是这样认为的。倒是要看看你这幅化不开甜蜜笑脸能撑到什么时候。

我好嫉妒啊。
这次赖冠霖可没有说谎。你是不是对珍映哥太好了?我呢,我不是你喜欢的弟弟吗?怎么不跟我营业啊,我不如他吗?一口气撂下几个已经预想到答案的问题。接下来就是盯着眼前的人看个不停。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刚才还瞪的大大的眼睛立马变回原来那样眼角上挑,暧昧不清。大概里面是有答案的,可赖冠霖一点也不想知道了。
天呐,朴志训你是什么推拉怪物?是我在问你问题,怎么又反问我?可是那又能怎么办,谁叫我不得了的喜欢你呢。

不说话?冠霖你没话说那我要去练习了。
嗯,很容易挣脱掉了弟弟的怀抱。你看,刚刚还拉着我撒娇不让我走,现在又这么轻松就放开手让我出去。推拉怪物,推拉怪物。

刚才玩心大发咬了朴志训一口的裴珍映倚在练习室玻璃门上看见志训哥和冠霖一前一后走出杂物间,手里摆弄着亮黄色的毛线帽一脸若有所思。

哈,被我发现了吧。
恶趣味的思索着下次要不要干脆亲志训哥一口看看赖冠霖那小子是什么反应。

赖冠霖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裴珍映笑的像小狐狸。

决赛的时候得到脸颊吻的赖冠霖此时此刻心情舒爽。不过这个bobo到底是什么用意呢?他还是想不明白。

这大概要问正躲在储藏间把沮丧到哑着嗓子叫屈的人笑着圈在怀里安慰的朴志训吧。

朴志训心里想,你们俩怎么,这么可爱呀。

蹲在一旁啃火腿的两个brand new男孩面面相觑。

李大辉嘀咕到果然志训哥才是最坏的。

朴佑镇把半根火腿塞进嘴里立马用手捂住李大辉的嘴:小点声,别被志训尼听到!


大概是昏all?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