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尚道男孩指定母亲

讲话好累

一同苟活 #双朴99line

没有剧情,纯瞎扯淡。
明天要考经济法而我却在这里胡言乱语


“你站住。”朴佑镇紧紧攥住朴志训的胳膊,语气强硬。

“朴佑镇我太累了,已经筋疲力尽了,有些东西大概真的不属于我,那我就不再强求了。放过我吧。”朴志训狠下心,头也没回地一把甩开了朴佑镇抓着自己胳膊的手。

“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什么身份了?朴志训。”话一出口朴佑镇自己也有点愣住了。果然刚才还气焰高涨的朴志训像是被从头到脚的泼了一盆冷水。从背后看过去他微微驼背,迈出的脚步尴尬又缓慢的并拢,手指末端的颤抖将他的手足无措暴露无遗。

朴佑镇后悔的想咬断自己的舌头,向前跨出几步从背后将朴志训单薄的身体拥进怀里,他在发抖。就像是朴佑镇第一次见到他那时一样。大概是七岁那年父亲牵着他的手走进朴佑镇的房间,这个陌生的环境对他来说恐怖又无助。但他也不愿掉一滴眼泪就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手臂。朴佑镇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时候他就是这样发着抖。眼睛里水汽弥漫像是马上就要降一场暴雨。

“抱歉。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的,我…”

“你该道歉的,我是什么身份呢?在你眼里我什么时候拥有过身份呢?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你父亲从肮脏的巷子口带回来的野猫?你的佣人你的附属品?”他的语气冷的像亿万年不化的坚冰。

“佑镇,我本以为遇到你,我就像是在快要溺水身亡的时候寻到了拯救我的浮木。可是我错了,我寻到了浮木可是却被漩涡控制,趴在木头上沦陷在漩涡里,永远也没办法上岸。我快死了。快疼死了。”朴志训转过身,眼睛盯着朴佑镇的脸看。曾经朴佑镇觉得被朴志训的眼睛盛满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可是现在他却因此感到害怕。

朴志训的香气也是致命的,忽远忽近,千丝万缕的渗入朴佑镇的血肉骨髓。

“佑镇,再亲我一下。然后我们就到这里了,剩下的时间让我一个人活着吧,那样也许就不会这么累了。”朴志训天生带着撒娇的语气,泫然欲泣的眼睛有点涣散。他从不自知。不知道自己就是随便一个动作也能牵制朴佑镇的思维,不知道朴佑镇把心都托付给他,破碎又鲜血淋漓。只是想给他全部的爱。不知道自己对于眼前这个人来说是比生命更重要的存在。他不懂自己,也不懂朴佑镇。虽然他是仅仅比他大了半年的哥哥,可是他们永远在对方的思维里绕着圈子,谁也不肯坦白自己,更看不清对方。

有点不同,这一次朴佑镇缓缓的低下头,两片冰凉的嘴唇先是蹭过朴志训微烫的脸颊,再吻上他的鼻尖惹得朴志训不敢喘气,最后又轻轻的贴上朴志训的嘴巴。两个人的唇都轻颤着。朴佑镇用手抚着朴志训后颈。不再似往常那般每每接吻都热烈如火仿佛下一秒就要将朴志训吞进肚子。

朴佑镇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从他有记忆开始,他从来没有怕过谁,也没有怕过什么事情。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被改变了呢?患得患失,小心翼翼。两只手捧住朴志训的脸颊,把两人的距离稍微分开一点,再用额头抵住对方的额头。

他觉得这一刻他仿佛要落泪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之间最后一个吻,他不再像从前那样稳操胜券了,他在害怕。

“你要离开我吗?你要走了吗?”他的声音染上了哭腔。

“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就算你从不说一句你爱我,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吗?不只是因为你是我弟弟。不是那样的。”这是这些年来朴志训第一次提到这个问题。

“因为我总觉得,再多一天,再多一天你总会看到我有多么急切。我们一点都不般配,性格天差地别,喜好毫无交集。但我就是没办法拒绝你,看到你的眼睛我就没办法说出不字。因为我知道你只是不善于表达,并不是感觉不到我的心情。因为爱,因为我太爱了,所以我没办法放手。因为我太…”朴志训满脸泪水,话没能再说下去。

“小训。”朴志训全身像过电一般,他在心底里狠狠的唾弃自己,因为两个字就慌了神。成年之后他再也没叫过自己小训,小的时候尽管自己比他大上半年,可他还是没大没小的一口一个小训的叫着。

“我以为我做的一切已经能很好的表达那三个字了,他们那么苍白,嘴巴张开合上就能说出口的三个字,它们完全不能代表我的心情。廉价的我爱你不是我想给你的。我把我的心明明白白的剖给你看了一遍又一遍了,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体会你的感受。但是求你,求你千万不要有一丁点的质疑我的爱,求你了,求你了哥。”朴佑镇把头埋的低低的,他不敢抬头看朴志训。他害怕看到他眼里的疏离和冷漠。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一句“小训”也能叫对方乱了方寸。

“朴佑镇你混蛋,你不能这样对我,凭什么你随便叫一下我的名字,我的心都要颤动?凭什么你可怜巴巴的说抱歉,我就像溺水一样喘不过气来。凭什么我整个人被你玩弄于股掌?”朴志训一拳砸在朴佑镇的胸口,拳头生疼,心也跟着疼。接着就被朴佑镇紧紧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你听好。我爱你,我从出生到现在,唯一拼尽全力去爱的人就是你。没人可以质疑,你也不行。”手上的力气比刚才更大。仿佛下一秒就要把朴志训揉进自己的胸膛。

“你知道的,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从不会质疑。我病了,朴佑镇我病了。如果你不要我了,我会掉下漩涡的。我宁愿用性命跟你耗着,我反悔了,你可以笑我,但你不能离开我。”朴志训又一次缴械投降,他恨自己没出息,但这和爱着朴佑镇比起来微不足道。

“我不会离开你的。”朴佑镇轻声细语,说出口的话也像是魔咒一样,令人深信不疑。

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质疑我对你的爱,就连你也不行。

再同我一起苟活70年吧。

别再逃走,当我求你。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