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尚道男孩指定母亲

讲话好累

锋前降雨〈上〉 #丹昏

BGM :장마전선(雨季前锋)-Thornapple


暖空气向冷空气移动,在锋前相遇,形成大范围降雨。希望下一整天的雨。绝对不会停止的沉重的雨,让你哪里都不能去,哪里都没必要去。

朴志训又一次从梦中惊醒。这是他这个星期第四次做同一个梦了。
梦里姜丹尼尔浑身是血,肢体残破的倒在他怀里,而他只是一味的流着眼泪,泪滴落在姜丹尼尔裂开的伤口上,落在他干涸的嘴唇上,落在他满是血污的衣服上。

翻了个身,侧卧在他身边的姜丹尼尔好像也察觉到了他又一次做了噩梦。伸手将朴志训揽进了怀里。熟悉的味道传进了朴志训的鼻腔,姜丹尼尔身上独有的一股海洋的味道,让他无比安心。

现在是特殊时期,朴志训曾经有意无意的多次暗示姜丹尼尔,警方已经注意到他,如果有下一次行动,必会引来灭顶之灾。现在警局已经不能完全信任朴志训,所以增派了别的卧底,将他们安插在姜丹尼尔身边。却没有告诉朴志训。他很不安,他们的处境,非常危险。

“收手吧。好不好,你不是也说想要彻底脱离组织吗,跟我走好不好。我们离开这,我保证我们会平安无事的。你相信我。”朴志训窝在姜丹尼尔怀里,蹭着他胸前的布料,闷声闷气的说着,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这种话了。

“……好,你别担心了,睡吧。”又是这样模棱两可的回答。姜丹尼尔伸手舒展开朴志训皱起的眉头,后者则搂住姜丹尼尔的腰,使劲缩短两人之间的缝隙,仿佛漏一点的风进来也要了命。

“尼尔,我说最后一遍,这一次你必须去,这是最后一次,成则已,如果你敢给我耍什么小聪明,丢了这批,你身边那个小警察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姜丹尼尔的叔父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的眼睛里是令人无法看透的算计,为了给他的儿子,姜丹尼尔的堂哥争取到这个继承姜氏集团的机会,他不惜用姜丹尼尔的性命做赌。赌他的侄子是个情种,为了朴志训甚至愿意赌上性命。很显然他赌赢了。

周六,朴志训在厨房准备早餐,姜丹尼尔站在厨房门口直愣愣的盯着朴志训看。视线随着朴志训在整个厨房乱窜。

“看够了没?看够了麻烦过来把牛奶热一下,我的姜先生。”朴志训被他盯的发毛,忍不住先开了口。没想到身后的大型犬窜到了他背后,从后面环住他的细腰,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吹气。不知道是不是养了猫的缘故,他十分热衷于朴志训的耳朵。

“看不够,看一辈子都看不够。”姜丹尼尔没头没尾的说着情话,却让朴志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低头用嘴唇去寻对方的嘴唇。每次接吻朴志训都要感叹对方竟然能把交换唾液的游戏玩的淋漓尽致,太温柔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自己的全部都奉献出来。姜丹尼尔像是亲吻至宝一般,与朴志训缱绻缠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把亲吻变成了互相交付一切的神圣仪式。一个吻仿佛把时间都凝固在此刻的空间中。朴志训甚至想如果就这样一下子白了头发也浪漫的令人发指。他紧紧环住姜丹尼尔,他被爱着,只要待在姜丹尼尔身边,他总是无时无刻的意识到这一点。

“又一辈子,一辈子的,时间还长着呢,你总有一天会看够了我这张脸的。”朴志训笑着弓起手指敲了敲姜丹尼尔的头。

“你爱不爱我呀。”语气撒娇,一点也不像是姜丹尼尔该说的话。他在任何事上都一向小心谨慎,稳操胜券,但是只要一遇上朴志训,他总是这样不确定。直到现在他想起朴志训是警方派来的卧底这件事,仍然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但是没办法,就让我当一个疯子吧。

“姜丹尼尔,我爱你。”朴志训从姜丹尼尔的怀里挣脱出来,双手紧紧抓住对方的双臂,保持一个使彼此的对视不会因为距离太近有盲点而模糊不清的距离。他对上姜丹尼尔的眼睛。从前这双眼睛里都是恨绝和玩味,现在不知是被油烟呛到,还是因为遇到了使他终其一生倾尽所有温柔的人,而变得湿润,模糊。

“今天不要出门,哪里也不要去。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你在家里等我,回来给你做好吃的。”朴志训像是要出门办事的家长,仔细的叮嘱放暑假独自一人在家的小朋友。姜丹尼尔抱着鲁尼坐在沙发上,一边点头一边说知道了,手指戳着鲁尼的肉耳朵,作势要张嘴吃掉猫耳朵。朴志训站在玄关,掏出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等他的背影消失在粘腻的雨中时,姜丹尼尔放下手中的猫,站起来走到窗边。

“就算是净化了空气的降雨也是坏天气。下雨也没办法困住你的脚步。我也得追上你才行。”

TBC

我的要求太低了,大概是只要相爱就可以吧。

夜里下雨了,边听着雨季前锋边打了字。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