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尚道男孩指定母亲

讲话好累

锋前降雨〈下〉 #丹昏

BGM :장마전선(雨季前锋)-Thornapple


第五次

又梦见了。朴志训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去寻找被窝里的温暖源,摸索了几下却扑了空,他的动作瞬间僵硬,这才真正的清醒过来。

差点忘了,你没在。


“你别…别哭了…”还是这样,朴志训一掉眼泪自己就没办法思考。
他曾经在那个告白的夜晚,怀抱着朴志训告诉他,永远也不会让朴志训为他流一滴泪,他又食言了,就像他承诺的永不分离。想想也是可笑,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会一心一意的信奉永不分离这样的可笑诺言呢。更何况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两个阵营的人。在错误的时间里用错误的方式遇到了彼此,烂俗又绞痛的开始了被所有光明灿烂和自由美好抛弃的爱情。我们真是两个自私的人啊。姜丹尼尔用尽力气想抬起手,用手背擦掉朴志训脸上放肆的泪,可是无论怎么使劲儿,手臂都抬不起来。那就算了。为我流泪也是最后一次了吧。就让我自私这一次吧。
“朴志训,我问你…”他的话断断续续,每说一个字都牵扯着血淋淋的伤口。鲜血还在不停的从弹孔里冒出来,蹭在了朴志训胸前的衣服布料上,流到朴志训的手上,温热的。是姜丹尼尔怀里的温度,那一度曾是他最向往的温热,可现在他想尽办法也阻止不了那汩汩流出的鲜血。他尽可能地抱紧姜丹尼尔,生怕下一秒就会冲上来几个人叫他朴警官,然后从他怀里抢走他的爱人,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拖离这个混乱不堪的现场。如果真的那样,恐怕他连哭喊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所以这一刻他把耳朵贴在姜丹尼尔嘴边,听他说着。
“会不…会不会想我啊。”姜丹尼尔用力挤出笑容。却让朴志训感到了毕生感受过的最巨大又难以承受的悲哀,可他不能去怪任何人。这悲哀压的他没办法喘气,没办法思考。就像头顶有低飞的飞机掠过,压迫感和轰鸣声使他的耳朵罢了工,他现在听不到周围嘈杂的警笛声,耳朵里只有姜丹尼尔微弱的呼吸和沙哑的嗓音。他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他们第一次在酒会上见面的场景。两个各怀心思的恶人,不停试探,再三引诱。姜丹尼尔附在他耳边对他说的那句“你真好看。”也是用这样微微沙哑却一击致命的嗓音,令他觉得他的话比世界上任何神灵都要可信。他们用力为对方掘出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到最后却又牵着手一同舍了命地跳下去。
“如果你死了,我不会想你。姜丹尼尔,你听好了,如果你死了,如果你现在死在我怀里…如果你…”朴志训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再一次搂紧怀里的渐渐失去温度的人。他想告诉他,我会想你,我会非常非常想念你,但我没办法承受那种思念。所以能不能恳请你,就算是此生再也没有相见的可能,就算以后要彼此憎恨也好,能不能别闭上眼睛,别松开手,别再笑了姜丹尼尔,一点也不好看。

没办法像以前一样从容面对一切。他回不去了,警队也不会重新接纳自己,他的心也没办法原谅他自己。
“不要想我…不要想起我。朴志训。快点答应我。”姜丹尼尔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神开始逐渐的涣散。但他仍旧迫切又倔强的恳求着,希望朴志训把他忘记。就像他曾经经手侦办过的任何一起案件。结案,归档,尘封。他的名字永远也不会被提起。丢进尘埃里,看也不要看一眼。
“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你别丢下我好不好,你不是答应我了吗,答应我今天好好待在家里,不会去接头,不会出现在除了家里的任何地方,你明明答应我了!你怎么骗我啊?为什么…为什么骗我?我们…我们说好的。姜丹尼尔,你凭什么?凭什么要求我忘记你!”朴志训彻底崩溃了,他发了疯似的冲着姜丹尼尔咆哮。
“你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是警察。看着你步步为营如屡薄冰的待我身边,可是我只要一亲近你,你就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似的。你冷静沉着,什么都做的滴水不漏,可是上次我受伤昏迷住院,你竟然慌乱的打碎了医院的花瓶,其实我早就醒过来了,可是看着你红着眼紧攥着我的手的样子,我就想再骗你一会儿。我真没出息,要是当初没有无药可救的爱上你,今天不知道是怎样的场景,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真的。小训,我也一点也不后悔自己爱上你。因为我知道你也爱我,你也爱我的,对吧。不过我得先走了,我等不了你回家给我做好吃的了。是我食言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志训…”
朴志训怀里抱着没有等到答案就不再呼吸的姜丹尼尔,他全身脱力却还是恶狠狠的咬着牙和姜丹尼尔作对
“你甩不掉我的。”

经警方调查本市最大军火走私案件顺利告破,警方向媒体多方公布了本案的始作俑者姜某系原姜氏集团的总裁,警方已介入经调查本案属姜某个人行为…该名罪犯由于拒不配合警方抓捕被当场击毙。

朴志训伸手关掉了电视。今天又下雨了。天气预报说受暖气流影响这几日会有持续的降雨。他想起来周六早晨他出门的时候也是像这样下着雨的。

他撑着一把灰色的雨伞走在路上,缓慢又蹒跚。这是他一个星期以来第一次走出房间。房间里姜丹尼尔的气息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了。他记得姜丹尼尔曾经说他们俩就像是两团气流,一冷一暖,势均力敌。不过最终还是暖气团战胜了冷气团,就算淋湿了也得一辈子纠缠在一起。谁也别想摆脱谁。可对方就这样像一团冷空气,看也看不到,摸也摸不着了。

他收起那一片像是姜丹尼尔怀抱般的深灰色庇护,任由锋前降雨落在他身上。掏出手机翻开相册,里面一张姜丹尼尔叼着猫耳朵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照片孤零零的待在那里,今天怕是不能回家喂鲁尼吃饭了,开始思考鲁尼明天的去处,他觉得有点抱歉。

他自己也无处可去,他不再被原先那个被人们歌功颂德的蓝白色大楼接纳,他想他也不需要什么感激地拥抱和久违的叙旧。如果可以他只想姜丹尼尔从背后抱住他再对着他敏感的耳朵作威作福。此时此刻只有这场雨是他的归处。他伸出手在空中想试图抓住那团特立独行的冷空气。可是迎面袭来的只有七月份粘腻又令人窒息的闷热。姜丹尼尔也是这样根本捉不住,可是为什么又被捉住了呢。朴志训一点也想不明白。

你看,我们本来就是两团截然不同的空气,不相遇就不会被淋湿。怎么办呢,要是没有你,我可不想一个人淋雨。所以你得稍微等我一下。

山顶上不像城市街区那样被林立的高楼和车流行人挤的水泄不通。反而是有点微风的。

我知道你在哪。

就迈出一步。

这一刻脚下是风,头顶是你。



END

很草率的决定了这样的结局。可能是我太幼稚了,觉得这样就显得现实的丹昏爸爸更加甜蜜。

只希望本该毫无交集的两个人也可以互相珍惜。珍惜缘分,珍惜时间,珍惜彼此间此时此刻哪怕带着一丁点爱意的眼神。那就是幸福的。

另外丹昏永不be 丹昏玩家绝不认输,因为对不起太配了。

评论(8)

热度(35)